申通釜底抽薪 快捷濒临破产谁来拯救?,罗布泊绝密档案

  申通釜底抽薪 快捷濒临破产谁来拯救?

东方IC图

谁能料想,快捷快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快捷快递 )此刻正苦苦在生死边缘线上挣扎着,在停运一个月后,快捷快递的重组之路已经面临诸多困难,且与申通快递(23.030, -0.06, -0.26%)的矛盾也再次升级。

5月20日,快捷快递发布公告称,临时股东会审议重组方案因股东意见不一致,未形成股东会决议。与此同时,这份公告中还传递出快捷快递的决心:将于近期对申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申通快递 )启动民事诉讼。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快捷快递与申通快递此前就申通快运停运之事已多次发布公告,各执一词,大打 口水仗 。

有知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快捷快运自从全网休克后,资金链已陷入紧张的境地,甚至游走于破产的边缘。

合作破裂,孰是孰非?

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怎么就成了冤家?这还要从去年说起。

根据申通快递今年4月18日的一份声明显示,申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申通快递 )与快捷快递创始股东等人于2017年8月1日签订《增资协议》:申通快递出资1.33亿元占快捷快递10%的股权,不参与快捷快递的实际经营管理,申通快递已按合同约定履行出资义务,快捷快递于9月28日正式完成工商变更。

上述声明指出,2017年11月28日,申通快递与快捷快递签署《上海申通岑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出资合同》,申通快递出资3500万元,占股70%,快捷快递出资1500万元,占股30%,设立上海申通岑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申通快运 )。同时该合同约定:若乙方(快捷快递)未按时(2018年3月31日)缴纳出资款,乙方自动放弃公司发起人/股东的权利义务,乙方的出资额及股东的身份由甲方(申通快递)同意的投资方替代,甲方和公司有权追究乙方的违约责任。截至2018年3月31日,申通快递已按合同约定出资,快捷快递未按约定履行出资义务。

按照上述声明内容,2017年12月6日申通快运注册成立,明确申通快递和快捷快递网点均有资格申请加盟申通快运。申通快运作为独立平台运作、独立承揽业务,快捷快递作为申通快运的合作伙伴,承接申通快运的快件分拣、运输业务,但快捷快递的业务和网络继续存续。

另据快捷快递于4月18日公布的《关于快捷快递暂停运营的公告》称,2018年3月1日,申通快运正式起网运营。随后,快捷快递的全部高管全部转任为申通快运的高管。

然而,好景不长,合作也很快生变。根据4月16日申通快递发布公告内容显示,暂缓申通快运项目,理由是国家邮政局于4月13日发布消费提示,经其邮政业安全监管信息系统监测,快捷快递在部分地区服务运行出现异常,提请广大消费者谨慎使用。申通快递基于该因素的综合影响,认为继续按照此种合作方式推进申通快运项目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不确定的风险,决定暂缓推进申通快运项目。

两天后,快捷快递则在公告中这样表示,3月28日,申通快递单方面宣布暂缓快运项目的推进工作,暂停发放申通快运所有物料。根据快捷快递相关人士的说法,当合作敲定后,快捷快递就开始转型运营申通快运项目,由于申通快递在3月底暂缓快运项目,导致快捷快递亏损扩大,从而影响到其快递业务,国家邮政局才会发布消费提示,称快捷快递服务运行出现异常。

至于申通快递为何在3月28日单方面宣布暂缓快运项目,上述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申通方面称快捷内部存在经营管理问题,但其实申通内部管理混乱,决策摇摆不定,申通内部对双方合作也是存在不少反对声音。

资金分配,规则如何?

由于申通快运停运,导致快捷快递亏损扩大,为避免进一步损失,快捷快递于4月18日公告宣布快捷快递暂停运营,这也就意味着快捷公司的快运和快递业务均停运,快捷快递开始处于休克状态。

知情人士称,快捷快递自公司转型、运营申通快运项目以来,接收的货物从快递小件转为大件,减少小件后业务量也是急剧下滑,但是人力、车辆、油费等费用每天都需要投入,导致公司亏损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申通项目运营期间的费用如何分配不是惟一的争论点,双方在注册公司履行认缴出资上便埋下了矛盾的火种。申通快递公告早已显示,截至到2018年3月31日,也就是约定缴纳出资款的最后期限,申通快递已按合同约定出资,快捷快递未按约定履行出资义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aipiaoou.com